一只特别帅的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特别喜欢第一张
简直是我的标志性表情包啊

【维勇/ABO】我的可爱的Omega竟然是个Alpha?!(一)

实在是太可爱啦   码一下嘻嘻

小池:

阅读前请注意:


1.这是一篇设定奇葩的文!CP是BA,即Beta维克托XAlpha勇利,但还是维勇而不是勇维!


2.有私设,有OOC。


3.因为导演穷没有钱雇新演员,所以在《暗夜》中跑龙套的炮灰也可能在本文中出现。


4.应该是短篇。


第一章


  人生赢家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有个挥之不去的烦恼。


  之所以说他是人生赢家是因为他是花滑界无人不知的风云传奇,在获得大奖赛五连冠之后又和他的学生胜生勇利一起登上了领奖台,在众目睽睽之下戴着银牌和他的冠军激烈地热吻,闪瞎了一堆观众的狗眼。


  这也是他被很多人嫉妒羡慕恨的理由之一——他拥有当今花滑界最有魅力的Omega,胜生勇利。


  维克托本身是个Beta,但他从没有因自己这样的身份而自卑丧气过,反而很庆幸自己不是Alpha,因为众所周知花滑是属于Beta和Omega的艺术性强的运动,而动不动就身高两米以上的五大三粗的Alpha的确不适合。而且Beta和Omega所特有的对美和艺术的感悟和身体的柔软性也让他们在这方面更有天赋,渐渐的,花滑界就变成了Beta和Omega的天下。


  维克托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但因为年龄原因,他在和自己的学生勇利同台竞技一年之后就心满意足地退役了,专心地当起了恋人的教练。


  没错,勇利既是他的学生,也是他的亲密恋人,这个可爱的Omega让他迷恋得神魂颠倒不可自拔,但对方好像经常没这个自觉,在被他情不自禁地紧紧拥抱着吻上去的时候还一脸状况外的表情。


  不过这点也很可爱!勇利不管怎样都可爱!


 这样看来,像维克托这样事业有成、恋人在怀、容貌俊美、身家富有的人的确是当之无愧的人生赢家,但是有一件事让他从赢家变成了彻底的输家。


  ——他的可爱的Omega始终不肯接受他的求婚!


  天呐!他们亲也亲了抱也抱了,连床都不知道上过多少次了,但勇利就是不松口!他热烈而诚挚求了整整两年,仍然没能打动对方!


  已到而立之年的前花滑传奇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其实严格来说勇利也没有拒绝他,只是在听到他充满爱意和期盼的求婚后,脸上露出了非常为难的表情,吞吞吐吐地小声说:“维克托……我们能不能……先不要讨论这个问题?”


  维克托的表情僵住了,整颗心拔凉拔凉的。


  “为什么?勇利不爱我吗?”


  “不是!我……我……只是还、还没做好那个准备而已……”勇利看上去也很纠结,眼眸深处甚至还隐藏了深深的难过。


  维克托松了一口气,虽然失望,但是他也不想逼迫对方,就给时间让勇利慢慢考虑和接受了。


  这一考虑,就考虑了两年。


  维克托快崩溃了。


  在这两年期间他求了无数次婚,都被勇利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糊弄过去了,真的糊弄不了的时候就咬着下唇委屈地看着他,一副被逼得没办法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


  维克托总是对这样的他没辙,然后又不了了之了。


  终于有一天维克托发火了,连勇利可怜兮兮的表情都没办法动摇他——好吧是稍微动摇了一下,但又马上坚定了决心,拍着桌子对他大吼:“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跟我结婚!今天非要给我一个理由!不然你就别想上滑冰场!”


  然后他看到勇利的脸色变了。


  感觉自己还没滑冰重要的维克托十分想哭。


  但还没等他哭出来,勇利就先哭了,把维克托吓了一跳。


  可怜的Omega一边哭一边抹眼泪,抽泣哽咽的声音简直让维克托心尖都发颤了。


  “对不起……我不能……我实在不能……”


  他断断续续的声音中有着极其浓重的难过和痛苦。


  维克托立刻心疼得要命,抱着他柔声哄起来了。


  他知道自己的Omega是个小哭包,比赛前紧张时会哭,发挥得不好会哭,发挥得太出色了拿了冠军也会哭。还有次他不得不回俄罗斯参加比赛,而勇利得留在日本比赛没办法跟他一起走,在机场给他送行的时候勇利拉着他的衣角死活无法松手,哭得眼睛都红了。等两人分别拿了国内的冠军再次在机场见面的时候勇利扑在他怀里哭得跟几年没见面了一样。


  Omega大都心思敏感纤细脆弱,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识,所以维克托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但是这次跟以前不一样,他从没见过勇利哭得这么压抑和伤心。


  勇利一哭他也难受,费了好大功夫才把他哄好了,之后短期内他不敢再提结婚的事情了。


  简直心累啊!


  他实在不知道勇利为什么不答应他的求婚,他能感觉得出来对方也深爱着自己,但是为什么就是不答应呢?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之前从未想过的问题:勇利会不会是嫌弃他是个Beta而不是Alpha?!


  顿时一个晴天霹雳当头劈了下来。


  虽然他觉得Beta的身份挺好的,方便又轻松,但如果勇利不满意的话——


  那他就拿枪去逼着科研院的老家伙们开发出转换性别的药!


  可怜的前花滑帝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要被自己的猜测逼疯了。


  但是他又不敢直接去问勇利这个问题,万一他的Omega的回答是:“没错,我还是喜欢Alpha,所以我们分手吧!”那他一定会难过得心碎而死的……


  被这个猜测伤得心痛不已的维克托哭丧着一张脸去找他的学生求安慰求抚摸去了,然后得到了一个摸不着头脑不明状况的勇利。


  突然被打断了练习被一把抱在怀中的勇利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教练用一脸受伤的表情大喊:“勇利不要离开我!我死也不会把你让给别人的!”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维克托……”勇利无可奈何地说道。


  其实即使维克托不说,他也能隐约猜到他的心思。


  现年26岁,日本的花滑王牌选手,也是世界冠军的胜生勇利,有一个令他揪心不已的烦恼。


  他的亲爱的Beta教练,他崇拜和暗恋了十几年的偶像,同时也是他的亲密恋人,在这两年间时常向他求婚,虽然很想哭着笑着说“我愿意”,但事实上他只能一直逃避,尽量让自己不去注意维克托失望和低落的表情。


  他的确很想和维克托结婚,但是——


  他并不是维克托以为的Omega,而是个Alpha啊!而且是个患有信息素缺失症的,可以说是“残疾人”的Alpha!


  在当初被医生告知他的发育障碍让他无法使任何Omega或者是Beta怀孕的时候,他心里就想着:完了,肯定没有人愿意嫁给我了。


  在遇到维克托,和他相识相知相爱之后,维克托热烈地向他求婚的时候,他心里想:原来没人嫁给我反而是有人想娶我……但是我是个残疾的Alpha啊!维克托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很失望的!


  他知道维克托把自己当成了Omega,毕竟花滑这项运动是Beta和Omega的特长,而他虽然信息素很淡但是还是会被人闻到的,即使身为Beta的维克托感受不出来,也总会有别人告诉他——他的师弟Omega尤里奥就曾经说过:“猪排饭唯一让人觉得不是那么蠢的就是信息素了。”


  在被维克托十分感兴趣地问勇利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时,尤里奥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还凑上来认真地闻了闻,有点不确定地说:“就像是……阳光的味道?妈的这个比喻还真恶心!反正就是让人感觉很舒服的味道!”


  闻不到信息素的维克托感觉很受伤。


  而那也是他第一次痛恨自己不是Alpha。


  其实在尤里奥说到他的信息素的时候勇利浑身寒毛都要竖起来了,生怕被他发现了自己真实的身份。


  毕竟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一般情况下不会让人认错。


  但是他高估了自己的信息素。


  正常的Alpha信息素霸道而强大,会给人一种震慑和威压感,但是他因为信息素缺失症,给人的感觉就是温和无害甚至有些软绵绵的,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是一个可爱的Omega。


  曾经把勇利认为是Omega并差点进行追求的青梅竹马的Alpha西郡表示心累得不想说话。


  其实维克托也不是没怀疑过他的性别,有天他貌似不经意地问道:“怎么从没见勇利有过发情期?”


  正在换衣服准备上冰场的勇利立刻僵住了。


  发情期?那种东西只有Omega会有,他一个Alpha只会被动发情不会像Omega那样每个月主动发情啊!


  他能这么说吗?


  “那是因为我还没遇上信息素跟我相符的Omega发情所以不会主动发情啦!”


  怎么可能!


  于是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后,他战战兢兢地说:“我……我发育比较迟缓,现在还没到发情期……”


  对Omega了解不多的维克托很轻易就接受了这个解释。


  也的确有Omega是这种特殊情况,在人均寿命达到200岁的今天,20多岁只能算是青少年,还没到发情期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这样勇利又逃过了一劫。


  按理来说就算表面上看不出来,那上床的时候总会发现的吧?Alpha和Omega怎么可能一样!


  ……但维克托还真的没发现。


  那天是特殊情况,比赛过后勇利被动发情了——因为比赛中有个Omega看他的表演太激动了导致提前发情——不想拥抱任何Omega的勇利就勾引了维克托。


  没错,虽然让人很不好意思,但那的确是有意勾引,当任何一个人看到喜欢的人脸色嫣红,喘息着用带着潋滟水光的眼睛看着自己,用甜蜜而诱惑的声音轻颤着喊着自己的名字的时候都会把持不住自己的吧?


  “维克托……我好难受……帮我……”


  维克托大脑中的那根弦嘣地一声断裂了。


  然后他们在反锁的休息室里干了个爽。


  做完后维克托丝毫没有怀疑,反而坚定了勇利就是个Omega的想法。


  ——因为他实在是太可爱太诱人了啊!被做得爽到哭!这么可爱的反应不是Omega还会是什么!如果勇利不是Omega他就吞冰刀!


  于是勇利更加不敢说出真相了。


  开了荤的两人都非常喜欢这项有利于身心健康的运动,时间条件允许的话就会去床上滚一滚,但也会克制一些免得影响勇利练习。


  在两人蜜里调油的日常中,对彼此的感情也愈发深厚,有次做完后维克托抱着勇利抚摸着他的小腹半开玩笑地说道:“都做了这么多次了,如果不带套的话是不是勇利都已经怀上了?”


  勇利本来红润的脸色立刻变得煞白了。


  真的是一下就惨白如纸,吓得维克托以为他生病了抱起他就想去医院,结果当然是被阻止了。


  “我没事!只是、只是有点……害怕……”勇利艰难地说着。


  害怕维克托发现真相后会生气失望,因为他是绝对不可能怀孕生子的。


  维克托一愣,然后觉得自己明白了,毕竟生孩子是很痛苦的事情,有不少Omega的确害怕这个非常折磨人的过程。


  他立刻安慰起勇利来了,说:“勇利不用怕,要是真的不想生的话可以做试管婴儿然后利用人工子宫培育啊,这样勇利就根本不用受苦了!”


  勇利把头埋在他怀里不敢看他,只是小小地“嗯”了一声。


  他十分想哭。


  以后到底要怎么告诉维克托他不是个Omega而是个信息素残缺的Alpha啊!

【维勇】Listen To My Order 1、2(星际ABO)

@一语成谶。 グッ!(๑•̀ㅂ•́)و✧来了来了快吃糖

Super阿朔Chan:

挖了一个新坑,星际ABO,Alpha将军维xOmega上校勇,主性格偏女王勇,发情期平常勇,私设如山,我会慢慢交代

这是一个长篇(对,又写长篇了,维勇没有一个长篇完结的),鉴于最近比较忙,下次更新可能要隔好几天,所以这次一下更新两张,证明我真的有在认真写文

宠物法则没有弃,没有弃,没有弃!只是没有写而已!

第一次写大背景的星际文,还是ABO设定,都是我不拿手的情节和设定,所以如果有BUG请大家多多包涵,感谢小天使们!!




Listen To My Order(星际ABO)
BY:阿朔
Chapter 1.
太阳历3029年春,西法特帝国皇家军校迎来了本年度第一批新生。
星际旅航A302航班正在太空平稳的飞行,披集·朱拉暖坐在经济舱的座位上,隔着特殊材质制造的透明船舱,看着窗外浩瀚的星空,刚刚飞船遭遇了陨石群,虽然曾经在学校里的全息投影看过飞船会张开声波屏障击碎陨石,但是披集还是屏住呼吸,目睹那些漂浮在太空中的石头化成飞灰,消失在墨蓝的星空中。
“这条航线总是会碰到陨石群,习惯了就好。”
对面忽然响起一道温润的声音,披集转过头,看见对面已经坐了一个黑色短发的男人,戴着眼镜,可爱的娃娃脸看起来略显青春稚嫩,让披集第一眼无法判断他的实际年龄,他在披集的对面坐下,行李放在头顶的储物仓内,露出友好的微笑:“你好。”
对面的男人一坐下,披集灵敏的鼻子便嗅到一股香甜的信息素味道,他是Beta,信息素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影响,可是对面的年轻男人明显就是一个诱人的Omega,他像一个移动的春药库,散发着甜美的香气,勾引那些占有欲超强的Alpha们。
披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坦荡没有使用信息素遮盖香水的Omega,而且这闻起来异常香甜的味道…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发情期快要到了吧?
正在看着窗外的男人似乎注意到他的视线,转过头笑容温和,从蓝色休闲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药瓶:“放心,我带了抑制剂,不会给你带来困扰的。”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披集摸了摸鼻子,露出抱歉的笑容,心里在不停的打问号:
一个快到发情期的Omega一个人乘坐星际航班出行,他的家人是怎么想的?怎么能这么放心?!
要知道在现今性别比例严重失调的帝国里,Omega可是很宝贵的存在,虽然帝国早已脱离了古地球时期的Alpha强权时代,但是还是有那么一群无理且有病的Alpha,将封建贵族的劣性表现得淋漓尽致,强行标记这回事儿在帝国可没少见。
“…我觉得你还是,马上就服用抑制剂比较好。”披集对着手指,看一眼对面男人清秀的侧脸,不同于一般柔弱美丽的Omega,眼前的这个男人从外貌上更像是一个Beta,但是那股香甜的信息素味道却将Omega的身份昭然若揭。
“谢谢关心,不过还有几天时间,”男人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表,上面显示着身体素质的指标,目前数字的颜色都是平稳的绿色,一旦信息素的浓度超过指标范围便会变成橙色,而进入发情期则会变成鲜艳的红色,披集看见他的信息素指标还保持在平稳范围内,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叫披集,你呢?”
“胜生勇利,”男人看了一眼披集佩戴在胸口的银色徽章,露出微笑:“你是圣普特斯的新生?”
“对呀!你呢?你也是圣普特斯的学生吗?”披集睁大了眼睛看着勇利,勇利摆摆手,眉眼弯起:“不是呢,不过我们正好同路,今天是开学大典,我也想去圣普特斯参观一下。”
披集打量着勇利,这张脸看起来像是一个还未成年的高中生,由于基因技术的发展,人类的年龄线普遍延长到200岁以上,因此帝国成年的界限也被定在22岁,青年期至中年期这段精力充沛的岁月被拉长至140岁,科技发展的速度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披集估计勇利还没到可以报考军校的年纪,便爽朗的拍拍他的肩鼓励道:“没关系啦,等你成年了就可以报考圣普特斯,到时候我们就是校友啦!”
勇利笑了笑没有说话,活泼的披集又好奇的问道:“勇利,你是从哪个星球来的?我是从泰兰来的。”
泰兰是帝国里一颗极小的行星,在帝国版图的边缘,距离帝都奥泽拉有两百光年的距离,并且没有星际航班的始发站,只有一条航线经停,虽然是一座闭塞落后的小镇,但是却充满独特的风土人情,是一颗和平的小行星。
勇利把拇指放在座位旁凸起的按钮上,指纹识别后弹跳出淡蓝色的透明面板,上面正是勇利搭乘航班的个人信息,信息栏的背景是这条航线在银河系中所有经停行星的位置,勇利移动手指放大了屏幕,指着面板上旋转的淡绿色星球告诉披集:“我是从坦勒亚出发的。”
“星、星际联邦?!”披集惊讶的看着勇利,他放大的那颗星球是联邦的领土范围,星际联邦是由多个星球组成的星际联合,总部位于银河系人马星座中的法勒尔行星,在太阳历3000年统计数据时,星际联邦的领土范围已经横跨数千光年,至少包含一千颗大小不等的行星,是银河系最大的联盟组织。
虽然西法特帝国与联邦休战多年,近几十年贸易也开始互通,还开展了多项合作,倡导发展旅游、增加沟通,但是两片领土之间的交流还是保持在虚伪客套的层面,居住在小行星的披集从来没有遇到过联邦的人,顿时激动的拉住勇利的手问个不停:“坦勒亚好玩吗?听说星际联邦里的各个星球之间社会功能都是共通的!还普及了好多帝国没有的高科技!是不是真的?美食是不是也特别多?!”
“那个,我的确是从星际联邦回来,但是我的家乡在帝都,”勇利的笑容尴尬,从包里拿出一本书递给披集:“你可以看一下这本书,这个是星际联邦的游览指南,内容很全。”
“哇!是书!是纸质的书!”披集惊喜的翻来翻去,在古地球时代纸质的书本很普遍,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当电子芯片普及的时候纸质的书本早已被取代,全息投影普及后纸质的书本反而成为珍贵的物品,价格要比电子芯片的价格贵上几十倍甚至几百倍,并且能记载的内容也很有限,已经完全用作收藏的用途,披集小心翼翼的翻开书本,引来勇利的轻笑:“不用这么紧张,纸质的书本没有那么脆弱的,正常的翻看完全没有问题。”
披集点点头,瞟一眼勇利,心里不断揣测:应该是某个外出旅行的富家少爷吧?但是看起来很低调啊…随身物品也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牌…
在接下来航行的几个小时里,披集的注意力都被那本星际联邦的游览指南吸引,勇利则是一直托着腮看着窗外,偶尔拿出全息眼镜观看电影,伴随着飞船里甜美的广播,A302航班缓缓进站,这一趟行程终于走到了终点。
披集迫不及待的拖着行李走出站台,看见数百名和自己一样戴着银色徽章的同学,看来都是自己未来的校友,披集拉着勇利刷过通行证之后飞奔出站台,繁荣热闹的帝都近在眼前,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大楼,天空上飞翔的各式各样的私人专用小型飞船,以及交错林立的高架大桥,披集惊呼出声,张开双手:“这就是帝都!这就是我将生活五年的奥泽拉!”
勇利推了推眼镜,天空中央的全息投影正在播放广告,下方的时间显示目前是12点,奥泽拉这颗行星在被开发后便通过高科技仿照地球的生态与重力系统,但是星球自转和围绕恒星的公转时间却无法改变,导致一天的时间有32个小时,目前的12点还只是早晨,由于时差问题披集已经饿了,便拉着勇利一起去觅食,路过帝都标志性建筑的大桥,披集立刻从包里拿出数码相机自拍,勇利发出好奇的感叹:“这个可是古董了啊,现在好像没有这种相机的冲洗店了,你是准备一直保留在电子芯片里吗?”
“这是我家传的相机,而且冲洗技术我也从父亲那里学会了,一切交给我!”
在披集热烈的邀请下,勇利和他一起拍了不少照片,披集在点餐的期间还用相机里的特效功能给照片加上各种贴图和边框,和现今全息技术对比的特效实在是简陋的让人忍俊不禁,勇利和披集哈哈大笑,决定把这些照片一起收藏起来。
搭乘悬浮电车到达圣普特斯校门前已经到了下午,开学典礼在下午16点,正是午后阳光灿烂的时候,校门前人潮汹涌,除了前来报道的新生,同时还有送行的家长和采访的记者,披集和勇利拖着行李,踏进圣普特斯的校门,看着郁郁葱葱的林荫道,披集深吸一口气,缓缓握紧了拳,内心激动澎湃——我的军校生涯即将从此开始,作为平凡的Beta,一定要成为不输给任何Alpha的出色军人!
圣普特斯军校最大的礼堂坐落在校园的西南角,面积广阔,建筑风格简洁严谨,遵循着军校一贯严肃古板的传统,此刻礼堂中央铺上长长的红毯,除了参加开学大典的新生们还有成群的记者和媒体,披集站在新生的人群中,而勇利则是隐藏在记者的人堆里,站在新生的人群外。
第一个登上讲台致辞的是帝国德高望重的外交部长渥伦斯将军,他已经有150多岁,进入人生的老年时期,身材已经开始微微发福,一头金发也变得花白,这个Alpha军人站在讲台上,身后的透明面板正在播放圣普特斯的光辉历史,渥伦斯的致辞慷慨激昂,布着皱纹的脸上泛着红光,连浑浊的双眼也迸射出亮光,大致的意思就是将来要把帝国发扬光大,成为银河系最强帝国,把联邦收入囊中等等,台下的新生们似乎有点意兴阑珊,站在披集身旁的棕发Beta少年打了一个哈欠,轻声嘟囔:“说的都是空话…有星际联邦在,怎么可能成为什么最强…”
披集也十分赞同他的意见,忍不住点头:“对啊!况且星际联邦下辖的舰队可是有战神之称的维克托将军坐镇啊!”
“维克托将军是我最崇拜的偶像…还好我们帝国和联邦建立了外交,否则那些精彩的访谈和演讲根本就看不到了。”少年露出憧憬的眼神,连鼻梁上的小小雀斑都活泼起来,善于交际的披集立刻抓紧机会结交了第一个校友:“我是批集·朱拉暖,你好。”
少年微笑着点头,笑容羞涩腼腆:“我是季光虹,你好。”
渥伦斯将军的演讲暂时告一段落,台下的新生们总算得到喘气的机会,休息的三分钟时间里,披集轻轻对勇利招手,勇利趁着无人注意的空隙,从人群边缘悄悄溜到披集身边,靠近披集时,披集注意到勇利的信息素味道已经淡到可以忽略不计,勇利冲他眨了眨眼,口袋里露出的一角是信息素5号遮盖香水。
披集所有所思的点点头,毕竟这里是军校,帝国许多优秀的Alpha都聚集在这里…还是不要引起骚动比较好。
在渥伦斯将军再一次拿起话筒时,随行的一名中校却匆匆跑上讲台,附在他的耳边神色焦急的耳语了两句,勇利看到渥伦斯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台下的新生们用好奇的目光注视着台上的外交部长,勇利摸着下巴,笑而不语:
总觉得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突发状况了。


Chapter 2.

短短的一分钟之后,勇利的猜想就被验证。
“啪嗒啪嗒”,军靴和大理石的地面接触发出清脆的声响,声音在礼堂的门口戛然而止,众人好奇的转过头,看见大门外站着三个男人,为首的男人一身白色的军装,修长的身形裁剪的恰到好处,那头银色的短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海蓝色的眼眸深邃迷人,英俊的脸庞还带着灿烂的微笑,他的双手戴着黑色的皮质手套,一只手随意的搭在腰侧,另一手扶着下颚,语气轻松明快:“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冒昧打扰了,渥伦斯将军,我来西法特之前没来得及和你打招呼,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似乎完全不想等到渥伦斯的回应,男人踩上红毯,走到讲台上,身后跟随的两名上校紧跟其后,清新的松木气息随着他的脚步侵占礼堂的每一个角落,那种迷人的清香里混杂着属于Alpha的强势味道,新生里部分脆弱的Omega学生已经忍不住脸红,披集观察着勇利的脸色,略显担忧:“勇利…”
勇利的抱着臂,神色如常:“没事,我很好。”
这点剂量连故意释放都算不上,这个男人没羞没臊的释放信息素的时候可不是这么收放自如的场景。
讲台上的渥伦斯还呆愣在原地,男人已经拿过话筒,微笑着和台下的学生们打招呼:“大家好,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来自联邦星际舰队。”
礼堂里鸦雀无声,学生们先是一片愣神,接着便骚动起来:
“维克托将军!是维克托将军来了!”
“维克托将军怎么会来我们西法特?!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公布啊!”
“他刚刚一出现我就认出来了!但是吓得我不敢相信,真的是突然造访、不是给我们的惊喜吗?!”

披集和季光虹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双双露出喜极而泣的表情,披集拉住勇利的衣袖,声音在轻轻颤抖:“勇利!维克托将军!台上的是维克托将军!”
对于他们这些军校生来说,有很多人从小接触的便是军事相关的知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整个银河系的传奇人物,不止是在星际联邦,即使是西法特帝国也用他作为军事教材,没想到今天可以不用透过全息屏幕瞻仰而是面对面见到真人,圣普特斯的军校生们全体沸腾起来。
勇利虽然不至于惊讶,心里还是挺疑惑的,堂堂星际联邦的将军大摇大摆的来到别国的领土,而且渥伦斯的表情很明显的显示外交部是一点都不知情,肯定不是什么正规渠道的外交访问,不被抓起来就奇了怪了吧?
渥伦斯的第一反应就是挥手让身边的中校赶紧去查防御系统是不是出现什么漏洞,怎么能让潜在敌军随时随地潜入进来?!帝国的安全局都是一群废物么?!
看见渥伦斯难看的脸色还有即将暴跳如雷的表情,维克托轻笑着抬手阻止了他:“渥伦斯将军,我和尤里王子私下联系过,得到他的允许才会出现在这里,放心,西法特的防御系统完全没有问题,我进入帝都的时候已经全部检查了一遍。”
…渥伦斯的脸色更加难看,这简直比啪啪打脸还要来的疼痛,让敌军检查自己国家的防御系统!这要是传出去西法特帝国可就在银河系出了名了!
勇利终于忍不住噗嗤一笑,能让高傲自大的渥伦斯脸色那么难看的也就只有维克托了吧?居然能带着那张笑脸说出这种话,还有渥伦斯将军,刚刚在大放厥词的时候肯定完全没料到人家就在门口等着,这下尴尬的,以后要是战争爆发的话这段视频是不是会被当做挑衅?
随行的中校手指在微缩的透明面板上飞快的移动,片刻后在渥伦斯的耳边耳语几句,渥伦斯的嘴角抽了抽,表情十分尴尬:“维克托、将军,尤里王子已经给了我们指示,您在西法特帝国的期间,可以使用一级权限,我代表整个西法特帝国,欢迎您的到来。”
维克托笑的眉眼弯起,那张俊美的脸更加神采飞扬,他耸了耸肩,对渥伦斯眨了一下右眼:“渥伦斯将军,真是为难你了,我也是没办法,听说帝国第一军校的开学大典神圣无比,所以我特地和雅科夫商量一下,费尽周折才从尤里王子那里得到通行许可,就是希望可以学习一些经验。”
渥伦斯骂了一肚子的脏话,居然还把联邦星际舰队总指挥官的名字给抬出来,妈的一个开学典礼能学习什么,肯定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但是有尤里王子下放的一级权限,渥伦斯只能尴尬的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明智的准备甩锅走人,清了一下嗓子对着话筒说道:“…尊敬的学生们,星际联邦的维克托将军第一次来到我们圣普特斯,下面有请他为我们带来一段精彩的演讲。”
维克托坦然的接过话筒,轻咳一声,台下的学生们屏住呼吸,包括围观的记者们,都在等待着他的侃侃而谈,勇利平静的看着台上闭着眼沉思的维克托,心里总是有一种怪异感。
好吧,他承认是那种认为维克托绝不会说出什么正经话的直觉。
维克托弯起眉眼,笑容明媚,拿着话筒说道:“欢迎各位新生们加入圣普斯特,今后一定要努力学习,将来争取把我们星际联邦纳入帝国的版图!”
台下哗然一片,披集愣了半天没回过神来,勇利忍不住扶住额,心里在无限吐槽:
果真是的吧,能指望他说出什么好话?
维克托身后的上校脸色大变,轻声提醒:“将军!这样…这样不太好吧…”
渥伦斯的脸色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绿,煞是好看,维克托无辜的耸了耸肩,看着渥伦斯:“我只是顺着渥伦斯将军的致辞接着说下去啊,大致不就是这个意思么?”
…渥伦斯将军决定用沉默来结束这个尴尬的话题,心里已经在盘算开学大典结束之后要堵住多少家媒体的嘴才能让今天的事件不至于走上外交挑衅的话题。
维克托的视线扫过人群,忽然眼前一亮,直直的盯着披集的方向,披集一瞬间心跳忍不住加快一拍,拉住身旁勇利的衣袖:“勇利!你看!维克托将军在看我啊!”
不愧是星际联邦里最受欢迎的Alpha将军,迷倒了联邦数千光年领土里的无数群众还不够,还要来收割帝国这些少男少女的心!
接下来,维克托的举动更是让披集不知所措,因为这个英俊的男人迈开优雅的步伐走下讲台,正在一步步向自己逼近,学生们自动让开一条宽阔的走道,披集激动的抱住勇利的胳膊,声音含着破天的惊喜:“勇利!维克托将军走过来了!天!他真的过来了!”
身旁的勇利露出无奈的笑容,只能拍拍少年激动得颤抖的手给予安抚,维克托终于走到他们眼前,凑近看这个男人精致的五官更是完美的毫无缺陷,那双蓝色的眼眸里落了满目的星辰,璀璨夺目,披集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打算用尽所有的气力来和最崇拜的联邦将军打一声招呼,但是没料到维克托却先开口了:“好久不见,勇利。”
诶?
披集的视线转到勇利身上,勇利的身后还拖着行李箱,他推了推眼镜,棕红色的眼眸沉静温柔:“只有几天而已吧?维克托,我记得我可是前两天刚从联邦的将军府回来。”
“你可以看看图书馆里的书简,古地球时期有一句流传的俗语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就是表达我对你的思念。”维克托伸出手,捏着勇利的下巴抬起,冰冷的皮质手套贴上温热的肌肤,将那一点温暖同化,他低下头,和勇利的距离缩短到只有那么几厘米,呼吸倾吐间喷洒在白皙的皮肤上:“你不想我吗?嗯?”
那声好听的鼻音低沉性感的抓狂,身旁的披集已经捧住脸屏住呼吸,不让自己发出高分贝的尖叫声,勇利拉住维克托的领带,用力一扯,偏过头便吻上尽在眼前的薄唇。
围观的学生们惊叫出声,记者则是抓住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放肆的记录这爆炸的场面,浅淡的亲吻稍纵即逝,勇利已经放开了维克托,唇角的笑意若有若无:“我也很想你,亲爱的维克托将军。”
“Wow,还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呐,”维克托抚摸着唇瓣,食指指着勇利身后的行李:“怎么来的这么匆忙,连行李都来不及放回去?”
“毕竟今天是开学日,觉得还是要亲自来一趟比较好,”勇利拿下眼镜递给维克托,又将额前的刘海耙了一把,对着他眨了眨眼:“介不介意我上去说几句话?”
勇利只是随意的把刘海抓到脑后,还有几缕碎发掉在额前,但是这个动作却让维克托的心跳加快,他退后一步侧身,将话筒递给他:“请便。”
披集只能呆愣的看着自己刚刚结实的新朋友脚步沉稳的踩着红毯踏上礼堂的讲台,蓝色的休闲服丝毫没有影响到他那股凌厉的气势,反而增添了一股漫不经心的味道,而渥伦斯将军的状态似乎已经濒临崩溃,连声音都拔高了几度:“胜生上校!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我们外交部完全没有接到指示?!你上报军部了吗?!”
勇利抓了抓后脑的短发,笑容明媚的摆摆手:“啊,我也是和尤里王子私下沟通的,得到他的最高授权才敢回西法特。”
…渥伦斯发誓一定要将这些事上报给皇室,尤里王子这种不把外交部放在眼里的行为是要受到制裁的!
“渥伦斯将军,您站了这么久,还是下台休息一会儿吧,”勇利拿着话筒,轻而易举的一句话就将头发花白的老人家打发到台下,他的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声音通透的像山间的清泉:
“可爱的同学们,欢迎你们来到圣普特斯军校,作为帝国最强盛的第一军校,希望大家在圣普特斯度过一段愉快时光的同时,也能逐渐成为一名优秀的军人,将来毕业之后可以为帝国做出贡献,感谢今天不辞辛劳前来致辞的渥伦斯将军和不远万里赶来捧场的维克托将军,我在这里代表圣普特斯对你们表达最高的敬意。”

台上的勇利如同一块温润的美玉,在散发着柔和却明亮的光芒,他微微一笑,明明还是那张娃娃脸,少了眼镜的遮挡棕红的眼眸深邃锐利,沉稳的气场如同浪潮席卷整个礼堂:
“忘了自我介绍,我是你们的新校长,Katuski Yuri,希望能和大家相处愉快。”
话筒像是一个传感器,不止传递了声音,还将Omega信息素的香甜味道隐隐散布在礼堂的角落,信息素遮盖香水似乎已经失去了时效,维克托的心里痒痒的,忍不住舔了舔唇,饶有兴趣的摸着下巴:
难怪这么急着要回帝国…原来是发情期要到了吗?
而学生们则是惊讶的下巴都掉在地上:
一、一个Omega校长?!
礼堂里窃窃私语的讨论声不断,记者们也不敢置信,似乎觉得这一届圣普特斯的画风别具一格,维克托爽朗的笑声响起,还伴随着拍手的清脆声响:“胜生上校,恭喜你的上任,我相信帝国军校圣普特斯一定会迎来新的时代。”
随着维克托的带动,礼堂里渐渐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披集石化在原地,半天没有找到自己的声音,他拿出相机,颤抖的看着自己搂着勇利拍下的照片,仿佛已经出现一个个标题:
【我作死的拉着新任校长自拍】.jpg
【我还给新任校长的头上加上蝴蝶结】.jpg
【我胆大的把行李全部挂在新任校长的身上】.jpg

披集捧着脸晕晕乎乎,感觉自己可能是史上最大胆的学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グッ!(๑•̀ㅂ•́)و✧